《数风流人物》往期人物之老舍——《老舍先生》

  • 来源:齐鲁网  
  • 2010-04-29 14:11

关键词:数风流人物 老舍 老舍先生

[提要]  舒舍予,字老舍,现年四十岁,面黄无须,生于北平,三岁失怙,可谓无父。志学之年,帝王不存,可谓无君。无父无君,特别孝爱老母……   ──老舍

           【引子:】   【字幕:】北京   【音响:】京胡   【画面:在北京胡同中串游(移镜头)】   (市民一同期:)   《四世同堂》也是他作的吧,《茶馆》也是他作的吧?   (市民二同期:)   《月牙儿》《骆驼祥子》。   (市民三同期:)   《正红旗下》。   【画面:北京胡同的各种景象】   (市民四同期:)   整个代表了北京,老北京这点事,老舍全都给写出来了。   (市民五同期:)   他写老北京净写社会上最底层的人。   【画面:胡同叠老舍漫画】   (市民六同期:)   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么一个扛鼎式的作家。   【画面:朦胧的水面 老舍像从中浮出】   【字幕:】   舒舍予,字老舍,现年四十岁,面黄无须,生于北平,三岁失怙,可谓无父。志学之年,帝王不存,可谓无君。无父无君,特别孝爱老母……   ──老舍   片名:老舍先生   【字幕:】资料   郭沫若 茅盾 李伯钊 吴晗 彭真   【画面:郭沫若等台上演讲】   解说:   这是1950年北京市文联成立大会的一段资料,那年,刚刚从美国归来的老舍先生当选北京市文联主席,一些知名的人士纷纷走到台上发表演讲,他们身穿朴素的中山装或者列宁服,在那个年代,这是干部和知识分子的普遍着装。在场有的人只听说过老舍的大名,却从没见过,对这个大作家,他们还有怀一些好奇。   这个唯一身着西装的人就是老舍先生,他领带笔挺,金丝眼镜闪着光,一身洋气的装扮显得十分扎眼。后来老舍先生一本正经地说:"这身衣服我已经穿了五年,没钱做新的, 只好穿旧的"。人们被逗笑了,笑这个活脱脱的老舍式的幽默。   黑场   【画面:屋檐等空镜(黑白)】   解说:   回到北京的老舍先生不愿意住在繁华市区,他用500美元版税换成100匹布,又用这100匹布买下一处小院,老舍先生在那里住了16年,直到1966年去世的前一天,他才离开。而这个小院被完好地保存下来,它坐落在北京灯市口西街丰盛胡同,成了今天的"老舍纪念馆"。   黑场   【画面:舒雨出场】   【字幕:】舒雨 老舍次女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   解说:   2004年6月的一天,"老舍纪念馆"来了一位特别的参观者,她是老舍先生的次女舒雨。   【访谈】   舒雨(老舍的次女):原来院子完全一样,这是两棵柿子树,是我们搬进来以后种的。   主持人:这柿子树结柿子吗?   舒雨:结柿子,是北京那种小的,不是市场上卖的挺大挺扁的。   主持人:是不是好多人都吃过你们家的柿子。   舒雨:对对对,按照名单,去送去,送给这个,送给那个,去送,为了这两颗柿子树我们得忙活好多天。   【画面:书房】   解说:   每到深秋时节,这两棵树上,红彤彤的柿子挂满枝头,老舍的夫人胡絜青是位画家,他给小院起了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叫"丹柿小院"。   在这张小小的方桌上,几乎诞生了老舍建国后的所有作品。老舍先生写作最忌讳喧闹,相对于这个的院落来说,这里是幽静中的幽静。   【访谈】   舒雨画外:有时听他在屋里说话,你又不舒服了,我给你挠挠。跟谁说话呢,进去一看,跟猫说话。   主持人:老舍先生是一个特别幽默的人,他在生活当中是不是也是一个特别幽默的父亲? 舒雨:不,他是一个非常深沉的人,实际上他是一种非常严肃的人,他的幽默特别深沉的,别人不了解他,以为他平常嘻嘻哈哈,他完全不是这样的人。   【字幕:】   (同期:舒乙 老舍之子)   他能够两三句话就和一个普通的瓦匠,一个普通送报纸的,一个普通送牛奶的,一个普通的掏大粪的交上朋友,这是学校里的学生不能达到的,包括一般知识分子出身的作家都达不到,没这个本事,他们两三句话这两人就是哥们,我觉得是一种出身方面血肉的一种东西,他那种出身,对他的创作,对他的生活、对他的为人起了决定性的影响。   【画面:旧北京地图】   解说:   在旧北京的西城有一个顶小顶小的小胡同,叫"小羊圈胡同", 1899年的一个寒冷冬日,老舍降生在那里。   小羊圈"是个穷人的世界,有当兵的,卖艺的,当仆人的,还有做小买卖的。   老舍的父亲是满族属正红旗,他在紫禁城下当护军,每月能领到的三两银子养家糊口,老舍1岁那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父亲在战斗中阵亡。   (同期:舒雨)   所以他从小跟他母亲相依为命。母亲每天都要揽很多活儿来做,给别人洗衣服,洗的衣服也都是那种拉三轮的,卖苦力的布袜子,很厚很厚的布袜子,已经让汗水积的很臭很脏很硬的那种,要洗的很干净。   【音响:远处的鞭炮】   【画面:走路主观镜头】   (同期:舒雨)   他有一次,大年三十回家,从学校回家,他一进门以后看见家里冷锅冷灶的,他就问我祖母有没有过年吃的东西,祖母说没有,他扭头就走了,一句话都没说,又回学校了。   (画面:屋檐 旧门)   解说:   母亲默默地把儿子送到门口,她从兜里掏出几个铜子儿,说:"小子,拿着!"。   【画面:老电灯】   解说:   到了学校,老师对老舍说:"今天不上课,你还是回家跟母亲过年吧。   【画面:走路主观镜头】   解说:   老舍忍着饥饿又往回走,他把手伸进衣兜,里面是母亲给的几枚铜子儿,想起他那可敬又可怜的母亲,他眼里装满了泪水。   【画面:流泪的红烛】   解说:   母子俩这一夜,早早地就躺下了,听着别人家的鞭炮声,送走了除夕。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齐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齐鲁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