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张店:合法房屋被拆除背后牵出多起土地违法案件!

齐鲁网网友
连线对象:连线地市-淄博
评论:0 浏览:13382 提问时间:2018-01-09 15:21:04
一位近五年总纳税1.20亿元,持续获淄博市创新五十强殊荣的企业老总,在淄博老家的合法房产,竟然在一夜之间被强行拆除,有关部门不仅迟迟侦破不了案件,当地政府更是集体失声,而此事背后更是牵扯出了多起土地违法案件,令人诧异的是,这些违法案件虽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却不仅得不到有效的制止和处理,相反却被层层的保护起来,甚至出现了多份处罚决定和信访答复自相矛盾的地方,而举报人却遭到了威胁和恐吓以至于有家难回。 据举报人陈先生的代表讲,2012年陈先生出资89万元将父母在张店区房镇解营村的房屋翻新建设。2016年9月,村里旧村改造,因其在国外出差无暇顾及,安排公司人员与村委协商相关事宜。因村委自行出台的补偿方案未按国家相关规定给予房屋拆迁任何补偿,故公司人员与村委没有达成还房协议,双方确定通过法律途径依法解决。事后,陈先生从村委公示的规划图了解到其父母的房子在绿化带上,且当时村两委未办理任何建设手续,所以就将此事搁置,等着依法解决,把全部精力投入公司在环保行业的创新转型。 2017年2月16日早上,陈先生惊悉,房屋及屋里的财物于夜间被不法分子全部推倒毁坏,成为废墟,损失近200万元左右,且房屋中还有其父亲生前的遗物。随即报案,3月7日,张店区公安机关立为刑事案件进行侦查,经私下走访了解,应该是村里刑满释放的霸痞人员所为,已经将相关的犯罪嫌疑人线索,提供公安机关。 案发后解营村委人员在全村微信群中提议“不管是谁拆的房子,都是全体村民旧村改造的恩人”,要对私拆房屋的不法份子给予奖励。3月20日,村民要强行清理尚未鉴定完的案件现场,并驱逐陈先生安排去保护案件现场的员工,村民的清理行为最终被公安机关制止。 在被拆除的房屋现场,记者看到,房屋的四周的土地已经被村委用围墙圈起来,大约几十亩地,在围墙的西南角一片狼藉的废墟,就是陈先生的老宅,整栋房屋全部被拆除,废墟中偶尔漏出一些家具的残片,据介绍整栋房屋实在一夜间被铲车挖掘机等大型机械所推倒,但目前并未能破案。对于谁是作案的凶手,陈先生认为自己的房子妨碍了旧村改造项目,如今房子被拆除,谁是受益人,谁就有可能是凶手,这是司马懿之心路人皆知的事情。 而同村的另一位村民也向记者反映,张店区房镇解营村的土地违法现象早就习以为常了:“2012年,耿俊义在担任解营村村主任兼党支部书记职务时,擅自决定将位于济青高树公路以南30多亩基本农田用于堆放废土及垃圾经营,收取储存废土费用。2016年济青高速路修路,又将所堆放的废土出售,并将基本农田交于购买者进行石灰搅拌。耿俊义通过存土和卖土的非法经营,将本是全体村民的土场经营款和废土出售款数百万侵占、私分。” “2014年8月,淄博市国土资源局张店分局对当事人房镇镇解营村委作出张国土资信处字(2014)第6号处理意见书中责令村委会对30亩基本农田进行复耕,作为现任解营村党支部书记、主任的耿俊义家芬,竟一直抗拒复耕上述土地。马尚国土所卫星所拍片中,也能清晰的看到基本农田已用做土场和石灰场,尽管不停举报,但马尚国土所所长王西杉和执法大队马队长置之不理,任由违法者占用基本农田30亩收土、卖土,进行非法经营。”举报者气愤的对记者说。 另一位举报人对记者说:“马尚国土所所长王西杉和执法大队马队长为帮助耿俊义建设蓝莓大酒店,非法占用耕地罪开脱,随意变更土地性质;缩小所占用的基本农田毁坏面积;变换当事人。致使三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自相予盾,难以自圆其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为此事,耿俊义指使刑满释放人员暴力打击举报人致伤,并在张店区房镇镇解营村全体村民的微信群中公然发信息‘土地局来一次,就打举报人一次’。” 张店区房镇解营村违法占用基本农田建设堆土场 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记者来到了张店区国土资源局,该局工作人员表示,关于房镇镇的土地违法处理归马尚国土所管辖,具体的档案材料也都在马尚国土所,而马尚国土所的所长王西杉则说:“相关的档案已经收归执法大队,解营村的旧村改造项目的土地手续是归张店区国土资源局耕保科负责,不清楚是否已经办理了相关手续。”关于村民举报的30多亩基本农田用作堆放废土及建设垃圾问题,王所长表示:“这个是历史问题,早在80年代就已经堆放了一部分,后来又陆续增加了一些,我认为在基本农田上堆土不属于破坏耕地的行为,所以只是口头通知要求村委尽快清理出来,但村委一直没有行动,就一直拖到现在。关于蓝莓大酒店,当时审批的是农业设施用地,后来被村委改造成了酒店,这个已经违法,也做了处罚,将酒店没收了,至于为什么现在还在营业,可以问一下执法大队。”而张店区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李队长却表示:“相关的档案也不在执法大队,应该都在张店区国土资源局保存。30多亩基本农田用作堆放废土及建设垃圾问题,因为没有书面的处罚决定,所以就不存在执法的问题,而蓝莓大酒店虽然已经没收,但我们向国有资产管理局移交的时候,国有资产管理局不要,我们向法院申请执行的时候,法院不予受理,所以就拖了下来,作为执法大队,我们也很无奈。” 解营村东南蓝莓酒店 30多亩基本农田用作堆放废土及建设垃圾长达30年之久竟然不算违法?被依法没收的蓝莓大酒店竟然能够继续营业而执法大队竟然束手无策?为什么相关的档案就是不能对外出示呢?种种怪事让人不得不怀疑其背后到底有没有利益的输送?谁又在充当这些违法行为的保护伞?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在举报人手里见到了这几份国土资源局迟迟不肯露面的处罚决定书以及信访处理意见,2014年8月,张国土资信处字(2014)第6号处理意见书对当事人房镇镇解营村委作出处理,其中包括占地1831平方米建设蓝莓大酒店。2014年10月,国土行政处罚(2014)第Y006号处罚决定书,责令退还非法建设大酒店用地,没收地上建筑物和设施,占地面积却由1831平方米减少为1100平方米;2016年,国土行政处罚(2016)第B081号,对蓝莓大酒店所建停车场1578平方米给予行政处罚决定,当事人却摇身变为淄博张店润泽苗木种值农民专业合作社。同一事实,为什么给上访人的答复和实际的处罚决定不一致呢?
按照房镇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上述占地为基本农田,对此马尚国土所所长王西杉和执法大队马队长都明确表示认可,国土资信处字(2014)第6号处理意见书中,占地1831平方米建设蓝莓大酒店,国土行政处罚(2016)第B081号,蓝莓大酒店所建停车场1578平方米,两处相加已造成基本农田5.11亩严重毁坏。但是马尚国土所所长王西杉接受记者采访时却将基本农田说成了农业设施用地。这又是为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以非法占用耕地罪定罪处罚。 “2016年,耿俊义借旧村改造之机,打击和报复举报人,始终不按国家规定为举报人落实一户一宅(据其他人反映,村里另一村民旧村改造后,无力伸张一户一宅,抑郁自杀),自2017年想尽一切办法要拆除举报人自行建设的房屋,不给予任何补偿,致使举报人已无栖身之所。2017年3月29日,举报人将耿俊义土地违法举报致张店公安局直属分局,4月19日公安机关发函要求土地局核实举报人提供的线索,但马尚国土所所长王西杉和执法大队马队长却故意拖延公安机关侦查土地违法事实时间,不仅不留存证据,却为耿俊义通风报信,帮助其掩盖违法事实,至今马尚国土所因违法者尚未处理完占用基本农田所堆的土,迟迟不回复公安机关意见,把张店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工作流程当成摆设。”

阳光反馈:

暂无阳光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注册]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个验证码.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tb988腾博会官网下载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